<output id="hqmkw"><legend id="hqmkw"><thead id="hqmkw"></thead></legend></output>
<var id="hqmkw"><ol id="hqmkw"></ol></var>
<var id="hqmkw"></var>
  • <output id="hqmkw"></output>
    <output id="hqmkw"></output>
      <code id="hqmkw"><ol id="hqmkw"><big id="hqmkw"></big></ol></code><meter id="hqmkw"></meter>

      1.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四大文化圣地 >> 文明曙光

        黃帝文化在朝陽

        黃帝文化在朝陽

            朝陽市牛河梁紅山文化研究院自2008年成立以來,在院長雷廣臻教授的帶領下,組織和承擔牛河梁紅山文化研究工作,出版國內外有影響的專著、論文集等四部,發表論文數十篇,新華社發出電訊或專稿十幾篇,在紅山文化研究方面填補了許多空白,成為備受國內外矚目且處于領先地位的紅山文化研究團體。在牛河梁紅山文化研究院的諸多研究成果中,關于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的研究不僅在國內外領先,而且取得許多突破,為黃帝文化在朝陽提供了無可置疑的證據。

            一、破譯上古奇書《山海經》“密碼”,明確提出紅山文化區即黃帝、顓頊活動區的重要論斷《山海經》是一部上古奇書,其中記載了黃帝和顓頊的故事。

            雷廣臻教授憑著深厚的歷史文獻功底和豐富的考古知識,開創性地把《山海經》與紅山文化聯系起來。2006年,在國內一個大型學術會 議上,他發表了在當時引起轟動的論文《化石、<山海經>與紅山文化》。 把《山海經》與紅山文化聯系在一起,也就是把黃帝文化與紅山文化聯系在一起,證明《山海經》的某些篇章記載的物事與紅山文化的考古發現是對應的。雷廣臻教授主要著手對《山海經》“海”的方位進行定位。《山海經》提到的海外四經順序依次為《海外南經》、《海外西經》、《海外北經》、《海外東經》,這四經各有一個地理方位。除了海外四經之外另有一個大荒經,包括《大荒南經》、《大荒西經》、《大荒北經》、《大荒東經》。此外還有一個《海內經》。如果能定位這個“海”,就會知道《山海經》記載了什么方位的事情,時代又差不多,那么紅山文化與《山海經》對應起來就很有意義了。

            一證:《山海經》記載了化石,它所示的“西北海之外”的范圍、以朝陽為中心的廣大區域盛產化石,由此,《海外西經》篇所記述的物事與大凌河、牛河梁這個紅山文化區域的古人文、古地理相符。《山海經·海外西經》稱“龍魚陵居在其(諸沃之野)北”。古人不知道在地底下發現的魚化石是什么,所以把它叫“龍魚”,狀如貍(鯉),一曰嘏(鯢)——這里發現有外形像鯉魚,也可以叫作“鯢”(娃娃魚一類)的魚類化石——“龍魚”。這個龍魚有陵墓,也就是說,它的陵墓在諸沃之野北邊。這樣的“龍魚”化石在朝陽有很多。《山海經》記載的“龍魚”與魚類化石產地對應了。化石界公認《海外西經》最早記錄了化石,而相關的化石正好產于紅山文化區,這就是紅山文化與《山海經》有對應關系的一證。

            二證:古文獻和地理方位證明《山海經》的海指渤海。“海”在中國文獻上一般指渤海,比如,曾經親自探求黃帝事跡的司馬遷,說黃帝“東至于海,登丸山。”丸山應該是山東的一個山。《地理志》云:丸山,郎邪朱虛縣(即今天山東省)。這里說的“海”,是指渤海。司馬遷自己去訪求,“西至空桐,北過涿鹿,東漸于海”,這進一步說明當時人們所說的“海”是指渤海。其它古代文獻,凡提到“海”,一般是指渤海。大家都知道渤海有南、西、北、東四個方位。在中國的內海中圍海而成南、西、北、東四個方位的,只有渤海,所以《山海經》的海指渤海。

            三證:《山海經》記述刑天(蚩尤)與帝(黃帝)爭神的故事在紅山文化區發生。在渤海之西北涿鹿發生過黃帝與蚩尤大戰的故事,實際上就發生在與大凌河、牛河梁毗鄰的河北北部。《山海經·海外西經》記述了這些事。《海外西經》與紅山文化區應該有對應關系,由此,紅山文化與黃帝文化應該有對應關系。
            證明《山海經》的“海”的地理方位,尤其根據《山海經》關于龍魚陵居、化石產地、黃帝戰蚩尤戰場的定位,雷廣臻教授確定紅山文化區就是黃帝、顓頊部落活動區。

            雷廣臻教授還證明,《山海經》多處提到的顓頊(顓頊就是黃帝之孫),有文獻記載其活動區就在紅山文化區。宋元時期史學家胡三省在為《資治通鑒》所做的注中,明確提到朝陽城東45公里的棘城就是顓頊活動的地方。《晉書·慕容廆載記》記載,慕容家族定都龍城之前的政治中心大棘城就是“顓頊之墟”。

            二、發現玉龜分公母、識讀凌源田家溝紅山文化遺址類似墓碑上的符號,證明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 眾所周知,紅山文化的著名遺址牛河梁、胡頭溝等都發現過玉龜。郭沫若先生等學者視黃帝軒轅為神龜。雷廣臻教授較早注意到了紅山文化中的神龜文化因素,為證明黃帝文化在朝陽提供了新證據。雷廣臻教授首先在陳列牛河梁紅山文化玉器的遼寧省博物館發現了出土玉龜分公母的直接證據。

            新華社記者魏運亨2008年11月3日的稿件對此有以下介紹:

            2008年10月30日,專家們在“上手”觀察牛河梁第五地點出土的兩件玉龜時發現,兩件玉龜大小、頭部、尾部有明顯差別,一玉龜的腹部有一明顯的凹陷,有手指肚大小。這一奇特現象引起專家興趣。眾人便議論起幾年前有人提出的“紅山文化玉器分公母”的舊話題。后經電話請教生物學教授,得到“腹部有凹陷的當為公龜”這一肯定回答。至此,牛河梁紅山文化玉龜分公母有了確切物證。雷廣臻教授指出,龜在黃帝文化中的地位很重要,《禮記》說:“麟、鳳、龜、龍,謂之四靈。”《莊子》說:龜是“天下之寶”。紅山文化發現數量較多的玉龜說明,至少在5500多年前,以黃帝族為代表的中國人就認識了龜的重要,并區分了公母。更有意義的是,古人通過雕琢玉龜表現、保留了他們對公母、雌雄的認知,由此形成了樸素直觀的陰陽觀念,而陰陽觀念正是黃帝文化的核心要素。

            除了牛河梁遺址出土的玉龜這一重要物證外,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最有價值最直接的證據是黃帝文化符號神龜的發現。2010年秋,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王來柱率隊對凌源田家溝紅山文化新遺址的第三地點進行清理時,發現了紅山文化典型的由三重石圍圈構成的積石冢,在直徑7米的內圈石墻上發現了一塊規整且相對較大的石板,長約50厘米,最寬處約40厘米,厚約3厘米。仔細察看上有雕刻圖形。王來柱把石板圖片發給了雷廣臻教授,他敏銳地感覺到這個雕刻圖形很重要,可能是一個字,也可能是一個動物圖形,建議王來柱對這塊石板進行特殊保護。隨后雷廣臻兩次到現場觀察研究這塊石板上的雕刻圖形,經過近一年的比對、考證,2011年11月20日,雷廣臻向媒體宣布,這個雕刻圖形是黃帝圖騰神龜——天黿:由點組合的頭部,均做伸出狀的前腿與后腿,圓形的龜背,一只活靈活現的神龜(天黿)圖形。雷廣臻介紹說,天黿就是軒轅,軒轅即黃帝。中國最早的國別史著作《國語》有“我姬氏出自天黿”一句,意指黃帝族出自天黿(神龜),天黿是軒轅的氏族名稱、徽號和圖騰。郭沫若釋天黿即軒轅:“天黿二字,銘文多見,舊譯為子孫,余謂當是天黿,即軒轅也。"雷廣臻強調說,紅山文化遺址石板上發現黃帝文化的符號天黿(神龜),不僅說明五千多年前的古人已經開始用石刻圖形或字來表示部族的來源,而且為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提供了一個新證據。這個證據與紅山文化遺址已經發現的多個玉神龜和蠶玉器等遺物結合起來,構成了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的堅實證據鏈。雷廣臻教授的上述研究成果,首先由《遼寧日報》發表(2011年12月28日《遼寧日報》,《朝陽發現黃帝文化符號》),隨后被國內上百個網站轉用。

            三、對考古出土的玉豬龍、玉蛇龍做文化闡釋,證明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雷廣臻教授研究指出,歷史典籍記載黃帝有龍文化的因素,紅山文化有許多龍形玉,因此至少在龍文化這一點上紅山文化與黃帝文化二者是有對應關系的。牛河梁出土了著名的“玉豬龍”。玉豬龍,豬首熊首人首多說歧出。但身為卷曲蛇體,當無爭議。在中國上古神話傳說中,盤古、黃帝、伏羲、女媧等神人的形象,都曾帶有蛇的痕跡。據《列子》中記載:“皰犧氏、女蝸氏、神龍(農)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漢代畫像磚中曾出現伏羲女媧交尾圖像。令人興奮的是在紅山文化遺址發現了玉蛇龍:2011年5月28日,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凌源市田家溝第四地點紅山文化墓地的發掘過程中,發現重要墓葬3座,出土精美玉器5件。這3座墓葬編號M7、M8、M9,其中M9(9號墓)亦為單人仰身直肢葬,右耳部隨葬蛇形玉墜1件,左胸部隨葬玉芯1件。據此次發掘項目領隊王來柱副研究員介紹,蛇形耳墜為紅山文化發掘品中唯一一件,與《山海經》中的有關記載相合,因此彌足珍貴。《山海經》中有很多戴蛇、珥蛇、踐蛇的神。如《海內西經》:“開明西有鳳皇、鸞鳥,皆戴蛇、踐蛇、膺有赤蛇。”《海外北經》:“北方禺疆,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青蛇。”《海外西經》:“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兩龍。”《海外東經》:“奢比之尸在其北,獸身人面大耳,珥兩青蛇。”《大荒東經》:“東海之渚中,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黃蛇,踐兩黃蛇,名曰禺虢。”“有神,人面犬耳獸身,珥兩青蛇,名曰奢比尸。”《大荒南經》:“南海渚中有神,人面,珥兩青蛇,踐兩赤蛇,曰不廷胡余。”《大荒西經》:“西海渚中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赤蛇,名曰弇茲。”《大荒北經》:“有人珥兩黃蛇,把兩黃蛇,名曰夸父。”《山海經·海外西經》載:“軒轅之國………人面蛇身,尾交首上”,就是說黃帝族可能以蛇為圖騰,后來認為祖先與蛇有血緣關系,就產生了人面蛇身的傳說。《史記·天宮書》記載:“軒轅,黃龍體。”《五帝本紀》正義說黃帝“生日角龍顏”。并說黃帝之子有十二姓,聞一多先生考證其中的“僖”、“巳”兩姓為龍蛇族,看來,黃帝部族的圖騰體系中原本有蛇,后來蛇又演化為龍。《山海經·海外西經》還說:“軒轅之國…….窮山,有四蛇相繞”,可能反映了軒轅族內的氏族多有以蛇為圖騰的。《大戴禮記·五帝德》說:黃帝“乘龍扆云”,黃帝乘龍騎云(騎著龍坐著云或者以云當床),描述了在野外的一種生活狀態。《山海經·海外西經》還講到軒轅之國“人面蛇身”,那就是人和動物的文化因素融合在一起形成的一種新的形象:“尾交首上”——我們看到過這樣的形象,在歷史上尤其漢代畫像磚就有人面蛇尾這樣的形象。袁軻先生注曰:“此言軒轅國人人面蛇身,固是神子之態,推而言之,古傳黃帝或亦當做此形貌矣(參見袁軻著《山海經校注》第221頁)。”諸神戴蛇、珥蛇、踐蛇的記載結合考古實例來解釋,可以得出結論:佩戴玉蛇等當為黃帝族的古老習俗。所戴之蛇、所珥之蛇、所踐之蛇均為人造之物,而非真蛇,其中一些人造之物為玉器,牛河梁遺址及田家溝遺址出土的玉玦、玉蛇均是佐證。

            四、從對黃帝妻嫘祖養蠶神話傳說重新闡釋入手,得出紅山文化的蠶文化因素與黃帝文化密切相關的結論

            黃帝妻嫘祖養蠶是神話傳說,在《山海經》等典籍中有記載。在紅山文化區發現了許多蠶玉器。雷廣臻教授從蠶文化入手證明紅山文化即黃帝文化。黃帝妻嫘祖養蠶說明了什么《史記·五帝本紀》說“黃帝居軒轅之丘”,在那個地方,他娶了一個叫嫘祖的西陵氏女子,是黃帝的正妃,她發明了養蠶和繅絲的技術,使人們結束了赤身露體、野蠻蒙昧的時代——主要是記載了嫘祖養蠶的故事。“嫘祖養蠶說”在紅山文化也得到證明。紅山文化遺址發現了多個蠶蛹狀的玉器。從黃帝妻嫘祖養蠶和紅山文化發現了蠶玉器來看,紅山文化與黃帝文化有直接關系。

        (朝陽市牛河梁紅山文化研究院 孫柏楠)

        原載朝陽日

        手机看片1024国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