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hqmkw"><legend id="hqmkw"><thead id="hqmkw"></thead></legend></output>
<var id="hqmkw"><ol id="hqmkw"></ol></var>
<var id="hqmkw"></var>
  • <output id="hqmkw"></output>
    <output id="hqmkw"></output>
      <code id="hqmkw"><ol id="hqmkw"><big id="hqmkw"></big></ol></code><meter id="hqmkw"></meter>

      1.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四大文化圣地 >> 文明曙光

        紅山文化的文化基礎

        紅山文化的文化基礎
        ——兼論紅山文化的文明成就之三:紅山文化的服飾基礎
            上古人們沒有御寒、避害、遮羞的衣服,人類處于裸體生存階段。《莊子·盜跖》篇說:“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積薪,冬則煬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墨子卷一·辭過》說:“古之民,未知為衣服時,衣皮帶茭,冬則不輕而溫,夏則不輕而凊。”以獸皮為衣,以草繩為腰帶。目的是避熱、御寒。《禮記·王制》說,“北方曰狄,衣羽穴居”。《白虎通義》說,古人“能覆前不能覆后;臥之詓詓,起之吁吁;饑則求食,飽則棄余;茹毛飲血而衣皮葦。”人們過著用野獸皮、草木之葉遮體的生活,而且這些遮體的材料十分稀缺,只能用之遮住部分身體,“能覆前不能覆后”。古人生活極其簡單,呼叫一聲就睡下,呼叫一聲就起來。《古史考》云:“太古之初,人吮露精,食草木實,山居則食鳥獸,衣其羽皮。”上述記載是真實的。曾經有過“太古之初”的階段,一整塊未經切割的隨機形狀的不規則動物毛皮,就是人的衣服。中國的山頂洞人、許家窟人當是如此。正是《韓非子》說的“婦人不織,禽獸之皮足也”的情況。從一萬年左右起,人類的衣服隨著生產的進步也有了進步,距今6500年左右,中國古人的衣服已經完備。人們除了用獸毛皮作衣服面料外,還采用了草葉、樹皮、藤條、蘆葦、竹片等細長的線狀材料系扎于腰上和使用亞麻纖維制成服裝面料織物。1973年出土于青海大通縣的上孫家寨的仰韶文化(馬家窯類型)彩陶盆上,描繪了15個跳舞的婦女,分為3組,每組5人。她們頭部垂有發辮,身穿長過膝部的長裙,身后飄有尾飾,頭飾與尾飾分別擺向不同方向。人類的衣服怎樣完備的呢?傳說伏羲氏帶領人們用獸皮縫制衣服,抵御寒冷。《禮記·禮運》篇說,炎帝、神農“治其絲麻,以為布帛”。《周易·系辭下》說:“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結合文獻與考古學,人類學會使用纖維織物當為衣服完備之始。《禮記·禮運》篇記載,古人“未有麻絲,衣其羽皮。后圣有作,治其麻絲,以為布帛。”
            人類在學會養蠶之后,服飾革命才真正進入啟始階段。
            蠶文化是紅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歷史文獻來看,蠶文化曾是黃帝文化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
             記載黃帝妻嫘祖養蠶的歷史典籍眾多,以《史記》為詳。《史記》在《黃帝本紀》篇中說:“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為嫘祖。嫘祖為黃帝正妃。”嫘祖發明了養蠶,為“嫘祖始蠶”。
            “嫘祖始蠶”這一家喻戶曉的歷史故事得到了考古學的驗證。與黃帝文化時代大體相當的許多考古遺址發現了蠶文化實物。距今約6000年的北京平谷上宅仰韶文化遺址中發現了“陶蠶形飾”;距今5400±70年的河北正定南楊莊仰韶文化遺址出土了一枚陶蠶蛹,“外觀黃灰色,長2厘米,寬和高均為0.8厘米,基本上是長橢圓形”;距今約5000年的山西芮城西王村仰韶文化晚期遺址出土了一件蛹形陶飾,也有人認為是陶蠶蛹等等。
            與黃帝文化、養蠶文化文獻記載相對應的諸出土文物中,最有影響的是已故考古學家李濟在1926年于山西夏縣西陰村仰韶文化遺址中發現的半個經過人工割裂的繭殼,多數人認為此蠶繭屬距今5500—6000年的仰韶文化,這個故事被稱為“李濟與半個蠶繭”;最具典型意義的是5000年前的幾件紅山文化蠶玉器的發現。這幾件蠶玉器主要發現于紅山文化區,有內蒙古巴林右旗的那斯臺遺址,遼寧省朝陽市的東山崗和三家子遺址、田家溝遺址等。這些蠶玉器是蠶文化的精華。
            5000年前左右,我國大地蠶文化分布較廣的事實,不僅說明黃帝文化中的蠶文化有歷史根據,而且說明中國是世界上最早養蠶和利用蠶絲的國家,而且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中國是唯一掌握蠶桑技術的國家。而能為上述結論拿出實物證明的是紅山文化,尤其是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
        手机看片1024国内基地